欢迎来到-恒恒音乐网!

海海音乐网

用户名: 密码: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?
网站活动:
最热歌曲 : 异地的我们 - 恒恒 每日歌曲 : 阴阳极 - 苗小青      自己骗自己 - 张作甫      珍爱 - 王鹏      如果可以这样爱 - 边永城      金莲开开门 - 华少瑞明  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娱乐八卦 >

我的时间都去哪儿了——记一个木棉花落的周末

时间:2017-04-09 09:02来源:豆瓣一刻 作者:豆瓣一刻 点击:

结束了学生时代,再没有翘课的自由。在工作日与周末之间往复,生活成了一次次无奈的循环。最近数月,我越来越痛感周末之短暂。好容易进入周末的闲适状态,已是周日下午了,即系说,周末的开始伴随着周末的结束。为什么周末这样短暂?我望眼欲穿盼来的周末,为什么转瞬即逝?我在周末到底都做了些什么?为此我特意检视本个周末。

一、友人来访

周五不早睡,周六就废了一半,所以周五我一般都会控制在一点前睡。又由于上周六陪朋友买车占用了一天时间,所以本周我拟闭门躲进小楼。不意同行人的北京朋友自广州来,于是周六上午温习了一会《论语》,便去火车站接人。

我们在火车站出口架好机位,等友人出来时抓拍。友人说:“停,等我站好位,我有偶像包袱。”她的“偶像包袱”一出,我们都笑起来,阴沉的天气似乎也没那么阴沉了。真是可以带来快乐的友人。

去友人挑选的泰国餐厅点了泰国菜、马来西亚菜、越南春卷。吃饭时我问:“你走南闯北的生涯里,觉得哪里的花美?”友人不假思索的说:“广州的花就很美啊,这些天公园里的花都开了,路上的木棉花也盛开着。”我没有想到她会喜欢广州,当然花本身是美的:“只是一想到还在广州,就会觉得很沮丧。”她对此也表示赞同。再喝了两杯网红饮料,已经是下午两点了。

在木棉花开的街道上走了一会,友人问:“这种阴雨天气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?”“你月底调回北京,估计这雨要下到你回北京之后了。”不知不觉,友人在南蛮度过了一年,也开始能听懂粤语了。她又绘声绘色的给我们讲了在江门采访报道救白海豚未果之事,讲到在一叶小舟里飘摇去寻踪的过程,很有些“战地记者”的味道。同样是工作,她的职业生涯明显有趣多了。

再行一会,同行人和友人去自由飞翔,我也回家看我生病的母亲。

二、母亲的病

中午不睡觉,下午很崩溃,到家已经很困了。母亲尚未从膝盖骨折完全恢复,我给她贴了个新膏药。她说左侧腹部也有些疼,然而不动却又没问题。是不是吃错了东西?阿姨说:“她整天不停的吃,估计是吃多了。”我去征询父亲的意见,父亲说:“人老了病痛就多,我腹部也有些疼,疼一会就没事了,或者今天疼明天就好了。”他放下书本,继续说:“不过你妈情况特殊,明早空腹去医院拍片检查一下吧,可能是胃疼。”

想小睡一会,但翻来覆去睡不着。又起来详细问了母亲的情况,发现似乎并不严重,但总是很忐忑啊,然而她说呼吸时、睡觉时都不疼。这就很奇怪了,到底是什么问题。总之明早去拍个胃片吧。

吃过饭,更困了,翻了几页书,去看母亲。发现她把轮椅开到冰箱前找吃的,看到我出来,慌慌张张的把食物藏起来。我是又好气又好笑,也许我老了也会变成这样吧。

喝了两杯茶,更困了。于是睡觉。是的,周六不洗澡,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睡到十点多醒了,怎么也睡不着,开灯看《唐诗与酒》,唐朝的诗意究竟根底何在?一边读,一边想,不觉夜深。

如此,等闲过了周六。

周日早晨起来,早餐也没吃就奔去医院了。挂号后找了位主任医师,他写了病症,开好药,让我们去住院慢慢检查。阿姨问我:“今天就不检查了吗?”我也很疑惑。主任医师说:“我准备下班了,不能等检查结果出来,如果你们要今天检查,我只能带你们去别的医生那里。”

方才货比三家选了最好的医生,还是要转回别的医生那儿呀。主任医师把我们带给隔壁的主治医师:“老赵,我一会要下班了,这个病人你帮我看看。”就这样,我们转诊了。这位主治医师虽然职称有所不及,然而很专业。他说母亲很可能骨折,起初我听了以为很可笑,因为母亲根本没有摔倒,也没有被硬物碰到,怎么会骨折。然而还是拿了医生开的单子去验血、心电图、X光。做完检查推轮椅回去找医生。还没进门,正在给病人就诊的医生站起来说:“我在电脑上看到结果了,左胸断了一根肋骨,去急诊找医生处理一下就可以了。”稳妥起见,我们还是把所有的检查结果拿进去给医生看,他确诊无误后,我们轻车熟路的去急诊外科了。穿上固定用的胸带,拿了一推药,也不用打针,即可回家了。

三、买菜

出了医院,到市场买菜。生菜1元/斤,不由得感叹:去一趟医院也可以购一吨生菜了,农民怎么看病呀。又去买韭菜,我在边上听到老板对阿姨说:“不卖。”好奇怪,怎么有卖菜老板不卖菜的?又听阿姨说:“我也是帮人家打工的。”他们又说了一会,阿姨最后买了一斤韭菜,4元/斤。走了几步,又有大妈来买韭菜:“多少钱一斤?”“5元。”阿姨听到老板报价后对我大笑:“这个人和我认识的,我家里也种了韭菜,所以他开始以为我在开玩笑,不肯卖给我。我跟他说我也是帮别人买的,他就便宜卖给我了。”又走了一会,阿姨说:“今天的毛瓜要2.5元/斤,太贵了。你爸爸来买只要1元/斤,因为他一次买很多。我们今天先不买毛瓜了。”于是回家,已经十一点半了。

读会书。父亲换药回来(脚受伤),并购土鸡一只。吃过饭,阿姨发现鸡爪畸变,似乎有病。春季禽流感肆虐,大家都不敢吃,于是去换鸡。因父亲已睡,所以我负责。根据父亲手绘的地图找到农家和鸡舍,农妇听了我们的换鸡诉求,很不高兴:“刚才我就不想把鸡卖给你爸,他硬要买。”“这是什么话?养鸡不卖用来看吗?”阿姨听了后“直言不讳”的说。我本只想换鸡,听她这么一说,趁势退了:“既然你不乐意卖,我们就退回给你吧。”又向男主人道歉了一番,便去市场买些别的煲汤了。

君子远庖厨。上两周父亲也是在这农家买了问题鸡,阿姨给鸡拔毛后才发现问题,因此不能退了,她让我到厨房检查鸡,我看过之后就不想吃肉了。吃蔬菜也挺好的,反正只是一顿饭。

从市场回家两点多了,读几行《唐诗与酒》,温习了一会《论语》。太困,睡到三点多。


我的时间都去哪儿了——记一个木棉花落的周末

四、散步诵诗

起床,解放小狗去散步,邻曲的小菜园开荒了,一棵老树独立园中,很可入画。看会木棉花,花期至盛,纷纷而落。散步回来五点,快递送了两箱书来,上架充实书架。随后竹林的倦鸟也归巢了,合唱起来。每逢此时,我便不由自主的要从书架上抽取一本陶诗登楼临落霞而诵。今儿阴天,无有霞景,但另有可观者:天台的桂花开了,香气袭人。虽然只是一盆小花,然而相对不厌,小狗也绕着花东跑西突。一时间想起芭蕉翁的俳句来:“对花忧人间,我酒浊饭淡。”

五、剪发

吃过饭七点了。去剪发,老板说:“一段时间不见,你面色差了,人也瘦了。”我答:“还是您当老板自在。”“可是我没票子。”“我也没有。”

与周六不同,周日洗澡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。这也是周末结束的安慰吧。又翻了几页《唐诗与酒》,听到有一些声响,抬头看去:我的书桌正对一张地毯,小狗把我的球鞋拖到地毯上咬了一会,然后四脚朝天的舞蹈起来,给自己加了好多戏。真是一只奥斯卡影狗。

如此,等闲过了周日。

在生活的琐细里消磨时间,或被消磨时间,这就是目前的人生了。于是我每诵陶诗,往往把《杂诗十二首·其五》一读再读,直到不平复的心稍平复。

忆我少壮时,无乐自欣豫。

猛志逸四海,骞翮思远翥。

荏苒岁月颓,此心稍已去。

值欢无复娱,每每多忧虑。

气力渐衰损,转觉日不如。

壑舟无须臾,引我不得住。

前涂当几许,未知止泊处。

古人惜寸阴,念此使人惧。


我的时间都去哪儿了——记一个木棉花落的周末 查看原文  © 版权属于作者  商业转载联系作者

转载来自 恒恒音乐网 我的时间都去哪儿了——记一个木棉花落的周末
http://www.kpjmb.cn/299504.html

浏览更多内容点击
(责任编辑:管理员)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  • 听听小编为您选的歌曲吧